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强知道 >引导儿童绘画表达情绪阿特助宣洩‧当父母孩子桥樑 >

引导儿童绘画表达情绪阿特助宣洩‧当父母孩子桥樑

创始人
2020-07-08 阅读 335
引导儿童绘画表达情绪阿特助宣洩‧当父母孩子桥樑阿特原是一名平面设计师,在长达17年的设计师生涯里,她每天庸庸碌碌地过日子,不知道自己为了什幺而活,工作只为了生存。在得知弟媳的友人要聘请儿童画导师后,她开始兼职学习,进一步教课。“那时候就是像一般的绘画班,在固定的时段里把该教的教完。后来一位家长问我,为什幺孩子在上课时可以画得很好,回家画的又不一样,我觉得受到很大挫折,开始去反省和了解背后的原因。”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,她忆起小时候画画的美好时光,并确认在自由情况下发挥的作品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,而那也才是真正的儿童画。接着,她从在佛教会担任义工的绘画班开始改变教学方式,并在让孩子通过观赏播映器材观察的同时,引导孩子去摸索和绘画。“我发现之前的方式只是让孩子抄袭,他们并未发挥自己的创意。不同年龄的孩子能够做的不同,我们不应硬性要孩子跟着自己的指示做到。”成为儿童画导师让她一再看到自己的童年和成长过程所受的伤害,因此,她非常关注孩子的感受和情绪。渐渐的,她摸索出一套教学方式。在课堂上,她除了让孩子发挥创意,同时,她更关注孩子的感受。她通过绘画了解孩子的感受,引导他们表达自己,释放内在的情绪,让孩子能够更自在地做自己。跳绳手工助儿童画作更丰富阿特老师的原名是谢美玲,她直言,她并不喜欢这个名字。于是,她为自己取了洋名Ethel,但这洋名在不同人的口中会出现不同的读音。“后来,我乾脆取其译音阿特,我还蛮喜欢这名字,于是就直接採用。”阿特老师喜欢和小孩相处,小孩的纯真无邪让她没有人际关係上的压力。在和人相处上常常碰钉的她说,成人在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伤害已经被内化了,且常投射在人与人的相处上,误会也因此产生,让她觉得疲累。“和小孩相处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,跟孩子相处的时间也过得特别快。”阿特并不是一开始就懂得跟孩子相处。个性柔和的她起初也会被孩子骑到头上,经相处后,她发现自己也是个孩子,且喜欢和孩子玩在一起。在课堂上,除了画画,她也会带孩子到户外写生和让孩子种植,然后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记录,以便他们通过和大自然接触的方式来提升观察力。在画室里,她也和孩子玩一些游戏如跳绳、做手工等,以帮助他们绘画。这些活动将能为孩子带来真实的体验和感受,让绘画的画面更丰富 。以当儿童画导师为使命当上儿童画导师后,阿特指自己找到了使命。“以前的我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幺,现在的我知道了。”她认为,以前的孩子总是在被压抑的情况下成长,现在的孩子却是改变世界的人。“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,现在周围的一切都是经我们允许才会发生的。我们在压抑下成长,我知道这对孩子的成长不好,但我不想孩子走我们走过的路,我希望孩子能够做自己。“有时候,孩子在上课时会说妈妈阻止他们做一些事,我会反问为什幺不可以?比如分享,如果说不分享就是自私,但勉强分享了也不开心。当孩子愿意分享时,我们要了解背后的原因。如果孩子自私的当下,只是为了想保护自己的东西,那没有错,除非你的自私会伤害别人,那才是真正的自私。”她也认为,孩子的叛逆其实只是想依自己的方式去做事而已。“当你允许孩子去做他自己,那孩子就不会难教,但你要控制当然很难教,因为他们会反抗 。”因此,她常常和家长交流,希望能当孩子和父母之间的桥樑,让更多孩子的心声能被听见。母指示向父讨钱受伤害成长过程曾经受过伤害,或许这是造就阿特对孩子的感受特别敏感的缘故。阿特9岁时便面对父母离异的问题,身为长女的她承担了家中许多责任,总是被要求、被指责、被否定。“我有一个比我小6岁的弟弟,那时候,妈妈常要我多疼弟弟,因为弟弟没有了爸爸,但妈妈在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忘了,其实我当时也还是个孩子。”因为和亲友同住,阿特需要承担许多家事,“当其他小孩在玩乐时,我在做家务,当他们犯错时,我被责骂。我是一个没有被看见的孩子。”当时,妈妈常常要阿特向爸爸拿钱,这让阿特得面对爸爸的脸色,她总是在想为什幺妈妈要让她去面对这样的情况和伤害。“所以,当我和孩子相处时,我就会去感觉感应孩子需要什幺,小孩的一个动作、一个眼神我都感觉得到。”她相信是上天在冥冥中的安排,让她走上儿童画导师这条路,她也希望自己在陪伴和聆听孩子的同时,能引导孩子成为最真实的自己。聆听孩子心声给拥抱阿特和孩子们的关係密切,因为信任和允许,孩子有时会向她吐露一些感受,她则扮演着聆听的角色,并陪伴孩子。曾有个孩子告诉她父母在家起口角的情况,“他很难过却不能做什幺,我当下只是听后给他一个拥抱,不会去劝告或建议,更不会去告诉他的父母。”她认为,孩子会把感受说出来,是基于一种对她的信任,若她转头去告诉孩子的父母,孩子或会遭父母责怪。这也是她曾有过的经历。“我10岁时常和补习老师讲一些事,结果,补习老师向妈妈透露后,我被责骂。孩子在说的当下只是希望你可以听而已,所以,我要让孩子有信任感。除非处境危险,不然我也只是陪伴和同理他们。”绘画内容丰富显示进步孩子的画作内容天马行空,对成人来说,孩子的画充其量只是在涂鸦,又怎幺能从画中知道孩子的成长和进步?阿特说,起初,孩子可能画的只是非常简单的圆圈,过一段时间,画面会渐渐丰富,画中的元素越来越多,画的细节也更详细,而这就显示孩子正在进步。“我们从孩子的图画中可以看到他们的心智在成长。有一个孩子总是不敢画,且一直抄袭好朋友的画风,她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,但是没有自信,害怕失去朋友,因此,她一直被朋友控制着,直到朋友搬家,而她的图画就一直成长,而且还能一边画一边讲(故事)。”成人可能看不懂小孩的画,阿特建议在看不懂的时候儘管问。“看不懂没关係,因你可以问他在画什幺,让他来告诉你。小孩的思绪千变万化,因此,同一幅画可以说出不同的故事,这是正常的,且也是他们发展创作力的一种方式,我们不需要去纠正他。”不曾放弃自闭学生目前有九十多名年龄介于4岁至10岁的孩子跟阿特学画。除了在自己的画室教画,她依然继续在佛教会担任义工老师。学生当中也有特殊孩童,面对这个自闭孩子,阿特虽觉得棘手,却从未想过放弃。“他不懂得和别人相处,且没办法听别人的话。”于是,她和孩子的妈妈联络,希望对方能花时间和孩子单独相处,了解孩子的内心世界,并尝试在一个月后再让孩子回来和其他同学一同上课。当然,她也遇过让她束手无策的情况,如一个疲累的孩子拒绝上课,在了解情况后,她遂作出让步。“当然,我也向那个孩子说明,我就只会让步一次。应对不同的状况,我会试着去明白,而不是打压他们,孩子其实很需要大人的同理心。”画对付霸凌者方式宣洩情绪阿特指出,绘画是一种健康的情绪宣洩管道。曾有一个5岁的孩子,常常被比他年长的孩子霸凌,这孩子就曾用画来表达他的情绪,并画尽各种对付霸凌者的方式。“当这孩子完画后,我就问他发生什幺事,然后问他是不是还很生气,他说没有了,而当他离开时,连脚步也变得轻鬆了。”她说,这种正面的宣洩方式总好过把情绪收在心里,若只是压抑情绪,未来会变成一种暴力,因为情绪没有出口。“有时候,成人看到孩子的画作内容很暴力时,难免十分担心,并会把孩子的情绪压下去,但实际却是让他画和讲出来反而更好。”(.吃东西/报导:何欣瑜)‧2016.05.08